Author Archives: alex

iPhone一键拨入conference call

WFH了半年多,每天都要打conference call,每次都是手动输入meeting number。最近才发现,原来iPhone可以设置一键拨入conference call。

假定phone number是888-123-4567,meeting number是987654,那么只需要在联系人号码里输入8881234567,987654#即可。这里的逗号,代表pause的意思,就是拨完phone number,接通后,停顿一下,再输入后面的meeting number。

垃圾windows 10莫名其妙进入睡眠

每次只要闲置两分钟,机器就自动进入睡眠。在Power Options里面改了半天,还是搞不定。

研究了一下,原来,是System unattended sleep timeout这个垃圾惹的祸。更垃圾的是,windows默认还不让你改它的值。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首先,进入注册表,找到:Computer\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Control\Power\PowerSettings\238C9FA8-0AAD-41ED-83F4-97BE242C8F20\7bc4a2f9-d8fc-4469-b07b-33eb785aaca0

将Attributes值从1 改为2:

接下来,就能在Power Options里面狂操System unattended sleep timeout这个垃圾了:

Golden Season of the Golden State

想去Eastern Sierra看加州的秋色,已经有好几年了,只是之前几年一直都有“更好”的选择,比如New England、Alaska,又比如科州Aspen,所以一直没有成行。

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肆虐,胆小的我们没敢坐飞机出门,于是Eastern Sierra自然成了今年赏秋的首选。也是由于新冠,Yosemite实行了预约制度,而我没有做好功课,因此理所当然地没能预约到周六的pass,所以只能绕道北上,从Stanislaus National Forest穿越。而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带了全套的露营设备(防潮垫+睡袋),打算在Hotel就打地铺睡。

Day 1:

周六一早,不到6点,天还没亮,我们就早早出门了。这一天原先的计划是中午时分先去June Lake Loop探个路,看看今年秋色如何,如果还不错的话,第二天一早可以来这里看“日出”;接下来去McGee Creek,据说这里也是赏秋的热门景点;最后,日落时分去Convict Lake看日落。

一路上,Mei的兴致不高,除了被日出的朝霞所感动,一路都在瞌睡中度过。一是因为之前去过的地方秋色实在太美,二来这一路真的没看到什么眼前一亮的色彩。

好不容易路过三三两两几颗黄了的白杨树,我兴奋地急刹了车,狠狠拍了一通。我开玩笑地和Mei说,也许这几棵树就是我们这次出行的高光点了。

翻过Sierra Range后,我们突然意识到,整个地区都被附近肆虐的Creek Fire熏的烟雾缭绕,一片灰蒙蒙。原来就不高的兴致,更是落到了最谷底,甚至一度有直接折返回家的念头。但是抱着到“来都来了”的人生信念,也只好硬着头皮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万一”过一会烟散了呢?

June Lake:

June Lake其实并不单单是一个湖,而是一个挺热闹的小镇。我们在湖边的一个关闭了的Campgroud边停了车,下车走了走。虽然空气很差,弥漫着呛人的烟味,但是秋色还算美好,虽比不上我之前攻略上看到的美景,但也勉强及格吧。

漫步到湖边,遇到两只鸭子在水里觅食,看到我们一点也不害怕,居然还朝我们游过来,上了岸。我突然好饿,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McGee Creek:

McGee Creek其实是一条hiking trail,人不多,停车场却挺大。我和Mei在trail上稍微走了一会,来到一条小溪边,我支起三脚架,拍了几张流水的照片,便返回了。如果空气好的话,这里应该还是很美的。停车场边上,还有一条小路通向小溪,我在这里拍到了今天最满意的一张照片。

鉴于空气实在太差,我们取消了前往Convict Lake的计划,而是改道直接前往位于Bishop的旅馆。忘了说了,通往McGee的路,十分狭窄,很多地方只能由一辆车通过,所以一路会车让车,非常辛苦。沿着395公路,一路向南,空气变得越来越差,远处的群山,渐渐地连轮廓都被烟雾所隐去。

Bishop: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Bishop,原以为是和Mono一样的小小的小镇,没想到却是非常热闹,一路开过,路边不少旅馆和餐厅。

在旅馆check-in完毕,稍微休息了一下,看天色尚早,我和Mei便去到附近的社区公园逛了一圈。公园还不小,有个大大的湖,湖边许多鸭子在吃晚饭,我心中那个大胆的想法再一次冒了出来。

第一天,在两块KFC吮指原味鸡下肚之后,便匆匆结束。希望明天空气质量能够好转。

Day 2:

第二天的第一件事,和旅游无关,因为我5点起来看了F1纽伯格林站的比赛。看完比赛已经7点半了,叫醒了Mei。我们商量后决定,打包行李,不多住一天了。

出了旅馆,似乎觉得空气质量好像改善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但是远处的群山,居然都能看见了。

修改后的第二天行程是:先去Lake Sabrina,再去North Lake,时间允许的话,最后去Convice Lake。下午的安排是去Yosemite附近的Saddle Bag Lake Hiking。然后就回家了。

Lake Sabrina:

Lake Sabrin离Bishop不远,30来分钟的车程。在半路,我们误打误撞,发现一片小水塘。原来这里是一个resort,居然住了不少游客呢。水塘很小,但也很平静,岸边长了一小片白杨树,已经零零散散的变黄了。我在水塘边咔咔咔拍了不少倒影 ,心想着如果接下来的景点还是不理想,那这也算是个勉强及格的交代。怎么突然有种在Maroon Bells的感觉?

完成支线剧情,我们回到主线。

Lake Sabrina是个很热门的景点,还没到湖边,就看到路边已经停了不少车。于是我也心急的开始找起车位。这时候Mei建议说,要不然还是再往里开一下,也许里面还有空的车位呢。于是我们便跟着前面的车,一起往里开去。果然,在湖边还有两片停车位,我们也顺利找到了车位。

这里的秋色,可以说已经是peak了,如果再晚一周来,可能就要凋谢了。另外,早晨空气质量的改善并不是错觉。蓝天,流水,黄叶,我再次拍到了满意的照片。

North Lake:

当你以为Lake Sabrina已经是此行的亮点,那你就错了。North Lake是个人流稍少,但是景色绝美的湖。North Lake离Lake Sabrina不远。从Lake Sabrina开出来没多久,一条小路左拐开10来分钟。我们并没有开到GPS导航的North Lake终点,而是在路边靠湖近的地方找了个空位停了车。走到湖边,便被对面一片金色的白桦树和他们在水中的倒影所惊呆了。此时的光线正好合适,风也不大,湖面比较平静,我用4-5秒的曝光时间,便能很好地捕捉到湖面上金色的倒影。我和Mei一致认为,如果照着GPS开到底,也就是在湖对面看过来,不一定有这么美。

Convict Lake:

当你以为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既然North Lake比Lake Sabrina美,那Convict Lake理当更值得期待,那你又错了。来到Convict Lake,迎接我们的是大批的游客,以及溢出的停车场。我开着车饶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一个停车位;同时我也发现,Convict Lake并没有传说中的这么美,也许是因为湖面风比较大,没了倒影,也许是因为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没能赶在清晨和黄昏的golden hours,总之,我们一致认为,没必要再这里多浪费时间。

离开Convict Lake,我们直奔下一个目的地:Saddle Bag Lake。

Saddle Bag Lake:

去Saddle Bag Lake,并不是因为它的秋色。而是之前我看帖子时,被别人看到的的蓝天白云的倒影所吸引。Saddle Bag Lake距离Mono Lake不远,在到湖边停车场之前,要开上一大段非常颠簸的土路,颠簸到我一度担心车胎会被四处散落的尖尖的碎石所扎破。好在有惊无险来到了湖边。这里要说一下,其实我之前想看的湖,并不是Saddle Bag Lake本身,而是需要从Saddle Bag Lake起hike不少路,才能到达。

但是因为我功课做得不够充分,误以为Saddle Lake Bag就是我想看的湖,自然是与期望落差不小。于是我们在这里没有花上太多时间,只是在湖边稍稍走了走了,便离开了。

由于此时时候尚早,于是我们临时添加了一个目的地:Mono Lake。

Mono Lake:

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来Mono Lake。几年前的夏天,我们便来此处住过两晚,并在湖上划了独木舟。因此Mono Lake对我们,吸引力并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回家,又嫌早,而且本着“来都来了”的态度,我们觉得再访Mono Lake,看看那些矗立千年的tufa,不失为打发时间的好选择。

轻车熟路来到South Tufa,却被一道警戒线挡住了去路。虽然此路禁止通行,但是附近还是停了两三辆车,我们怀疑还是有人步行进入。但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来过,就不冒吃罚单的风险,贸然进入了。

回家:

在手机上设置了家里的地址,并且选择了绕开Yosemite的路线,我们踏上了回家了征途。

Mono Lake tufa:

当你以为这就结束了,那你就错了。在经过Mono后,Mei注意到有一条小路可以下到湖边。于是我赶紧在前边找了个turn out停车,观察两边没车后,做了个U-turn,沿着小路,开到了湖边。原来这是一个叫Mono Lake Tufa State Natural Reserve的公园。停车场可以直接步行到湖边,与tufa“近距离接触”。在湖边,带着口罩还是能闻到湖面散发出的臭皮蛋的味道。虽然很臭,但是却很美。湖面及其平静,从水面矗立而起的tufa,在湖面形成了神奇的倒影。

欣赏完Mono Lake的tufa,我们就真的要踏上归途了。看着导航上剩余5小时的trip time,我感到了些许崩溃。而让我坚持下去的,是赶快回家,好好欣赏这一天拍摄成果的动力。

回到家,已经是八点多了。今天一共赶了近400迈的路,耗时近8小时。

虽然这次出门才两天,但是我们都觉得好像离家好久了。尽管累得瘫坐在了沙发上,但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的出游了。

Flat Tire

昨天吃完晚饭,原本打算和Mei去一趟Trader Joes,结果刚把车倒出车库,就发现有不对劲。停下检查一看,原来是左后轮漏气了,而且是漏的一点都不剩的那种。于是取消出门计划,找出打气泵,重新打满,再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果然扎了一个钉子。

今天一早,下楼,发现昨晚打满的胎,已经瘪得只剩差不多一半了,于是再次重新打满,发动,前往车胎店补胎。

由于之前的车胎是在American Tires换的,于是我理所当然的就来这里补了。小哥告诉我,他们会先尝试着补一下,如果补不了,就只能换新胎。

等了大约30分钟不到,小哥出来告诉我,他们找到了扎胎的位置,取出了钉子,并把胎给补好了。因为我的胎是他们家买的,所以补胎不用收费。

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要知道,最近真是有点点背,一个月前,同一个位置的胎,才被扎破,并且由于伤在靠近胎壁的位置,所以没法补,只能换,已经损失了200大洋了。

最后,这就是这次扎胎的罪魁祸首:

Chase Sapphire Preferred bonus churning

近日,惊闻Chase Sapphire Preferred信用卡大酬宾,新开卡可获80000积分。记得几年前我申的时候,64000的积分已经乐的屁颠屁颠得了。

虽然我是CSP的现任用户,但是由于距上一次拿开卡奖励已经超过48个月,所以按理也有资格重新申卡,并再一次拿开卡礼。

因为一个用户同一时间只能拥有一张CSP,所以我先拨打卡背后的热线号码,将现在手上的CSP降级成了没年费的Freedom。降级以后,原先卡里的积分会跟着带到新的Freedom上,而且额度和开卡历史,都不会有影响。

降级后,等了两天,确认网银里原先CSP的图标,已经变成了淡蓝色的Freedom,便提交了新的CSP的申请。也许是我和Chase八字不合,每次申他们家的卡,都无法立即获批,要等30个工作日blah blah,虽然我的信用分常年保持820+。。。

又等了两天,不耐烦了,于是拨打了Chase的后门号码:(888) 338-2586

拨通后,一路根据语音提示选择输入,最后听到的最新进度还是需要30天的review。这时候不要挂电话,有语音提示可以选择与客服通话系统会提。选择与客服通话后,系统提示需要输入当前的信用卡号码,但是我这是新申卡,哪来的号码?不要着急,这时候什么都不要输入,干等半分钟,系统便会自动接通客服。接下来就是常规操作了,客服确认身份后,只要告诉他我前两天申了卡,但是系统告诉我要等30天云云,我打进来想问下需不需要我提供什么额外信息可以加速审批blah blah blah。这时候客服会说,哦,那你等等, 我把你的申请翻出来看一下。没有意外的话,几分钟后,就会告诉你,我已经看了你的申请,并且批准了,你的额度是多少多少,请等多少多少天收卡云云。到这里,就没问题了。

这次的开卡礼,需要头三个月花满4000块钱,马上就是感恩节,黑五,圣诞节了,这个开卡消费,我相信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唯一遗憾的是,前两天Mei也同时申请,却当场遭到无情拒绝,看来她这个人,“信用”确实不怎么样。。。。

做噩梦

吃饭的时候,Mei和我说:我昨晚梦见我去逛JM (日本一家比较贵的女装品牌)了。

我回她:哦,我昨晚好像做噩梦了。

本来准备接着说做了什么噩梦,但是想了一下,发现不记得梦的内容了,于是灵机一动,接了句:好像就是梦见你去逛JM了。。。

继续折腾PiAware

之前一篇说到,在闲置的RaspberryPi上折腾了PiAware,到现在已经运行了快三周了。之前提到说原配的天线信号不好,可能要再折腾个更强大的。这不,上周末,我又折腾了一把,不过不是买了新的天线,而是将整套设备从客厅挪到了阳台上,虽然仅仅隔了一扇玻璃门,但是接收到的信号却强了不少,每天追踪到的飞机,几乎增加了20-30%。

上图中,前三天是室内,后五天是转移到阳台上以后的数据,可以明显得看到蓝色加深了不少(颜色越深,则代表接收到的信号越多)。

Woke up to this orange sky

早上醒来,被窗外的橙色的天空给惊到了,于是赶紧背上相机,去小区后面的公园拍了几张照。

看着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实,像是走在火星上,又像是世界末日的感觉。奇怪的是空气又没有很差,不像前几天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

至于这种天色的成因,专家是这样说的:

The ominous skies, experts said, were a product of the plumes of smoke billowing from the historic number of wildfires burning across the state. Wind conditions overnight pushed smoke into lower elevations, filtering sunlight and producing dark tints of red, orange and gray. Still, air quality remained mostly unchanged.

之前每年都有山火,但是今年特别厉害,刚到9月,已经超过了之前全年的过火面积;加之仍在肆虐的新冠病毒;连续几天40多度的高温;以及周六的地震,希望这些灾难很快会过去,一切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