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组机筹备ing

MOBOMSI MPG B550 GAMING EDGE WIFI AM4 ATX $       160.00BH
CPUAMD Ryzen5 3600 $       190.00Amazon
GPUNvidia RTX3070 $       600.00 
MemoryCorsair Vengeance LPX 16GB  DDR4 3600 C18
TEAMGROUP T-Force Dark Pro 16GB DDR4 3466 C16
 $         65.00
 $         72.00
Amazon
SSDWD SN-750 Black 1TB $       115.00Western Ditital
SSD2WD SN-550 Blue 1TB $         95.00Western Ditital
CaseLian Li Lancool2 $         85.00Amazon
PSUCorsair RM750x White $       138.00Amazon
Cooler   

CPU暂时就用Ryzen5 3600了,新出的Zen3 5700X到处断货,而且价格贵了整整100,3600先将就着吧。

GPU也是一样,RTX3070也是到处买不到,夸张的是据说EVGA的wait list已经排到明年5月了。这周四big navi开卖,如果能抢到的话,就加点钱上6800XT;抢不到,就看黑五5700XT会不会打折到300以下。如果也没的话,那就乖乖等3070吧。

Memory选的是Team Group的T-Force Dark Pro 3466MHz C16,据说是三星的b-die(但也有人report是hynix颗粒的,fingers crossed),就是样子丑了些。但是如果黑五G-Skill Trident Z Neo 3600 C18的条子能折到80左右,那我就牺牲性能换美观了。

Case目前是Amazon买的联力 Lancool2,但是我还是更想要Fractal Design的Define7 Compact,更符合我minimalism的组机理念,同样希望New Egg黑五能打折,现在售价是110+10运费,如果能折到90左右,就入手了。

顺便配张图,早上刷西数硬盘deal的时候看到的。现在硬盘动不动就几个TB的,要知道我第一台电脑的硬盘只有3个G,02年(哎不对啊,02年我应该在全力备战高考,怎么还有时间折腾硬盘?)好不容易升到了40G,结果买得是IBM的玻璃盘,不幸数据全毁。。

懂王退位,睡王登基

过去几天的美国大选,简直就是一出闹剧。

虽然Trump在过去四年里,把美国过去一百多年来攒下的威望败了个一干二净,但是民主党上台,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民主党,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以前学校里,每个班都有的那个长得丑,爱搞事,爱出风头,人人讨厌,老师却喜欢的那个女生。

进山捡栗子

之前想了好几年,要去捡栗子,总算如愿了——今天“翘”了半天班,进山做了半天农民工。

今年由于干旱,并且农场附近烧了山火,所以收成并不好。出门前,我特意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是否开门。

Skyline Chestnuts Orchard离家只有20多迈,却因为在山里,所以要开上40多分钟。虽然是周五早上,但是停车场里车还真不少,不过感觉大部分都是中国同胞。

老板告诉我们,他一共有120多棵栗子树,因为昨晚风大,所以一夜掉落了不少新鲜的栗子,而最里面的山坡上的栗子,是最大的。

进了门,入口边上可以找一副手套带上,提上小竹篮,就可以开始工作进去捡栗子啦。

之前还真不知道,原来栗子是长在树上的。而且,传说中的”请侬切则毛栗子“,我以前一直以为所谓的”毛栗子“,就是栗子剥掉外面的硬壳以后,里面的一层绒毛。我还一直奇怪,这个”毛栗子“有啥好切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毛栗子“,是栗子外面还有一层很硬的带刺的外壳,只有当栗子成熟的时候,真正的栗子才会从外壳里蹦出来,或者要用脚踩几下,才能把栗子给剥出来。这个”毛栗子“,吃一下可真吃不消,我剥的时候太用力,那个刺竟然刺透了厚厚的收到,扎到了我的手。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在门口的一颗树下面花了好多时间,找落在地上的”毛栗子“,然后用脚后跟用力踩几下,就能把里面的栗子剥出来了。之前提到今年收成不好,所以剥出来的栗子又小又瘪。我开玩笑的说,就这个栗子,你放超市里卖3块钱一磅,我看都不会看一眼,现在我要花时间花力气捡,还得卖8块钱一磅,这生意也太好做了吧。

于是我们move on,一直往里走去。找到了所谓的”最深处的小山坡“,这里果然有几颗”栗子王树“,树下掉了好多”毛栗子“。一开始我还很起劲的踩,后来发现,不需要那么费力,只要在落叶里扒拉一下,能找到很多大大的自己蹦出来的栗子。自己踩出的栗子,大多是扁扁尖尖的,而自己掉落的栗子,则个个都是饱满的椭圆形。于是我改变了策略,捡了一根小树枝,专心的在草里落叶见拨弄,寻找掉落的栗子。

同样在这里辛勤劳作的,是两个劳模,一看就是熟手,都不用戴手套的,而且提的篮子和我们的也不一样。我和Mei说,这应该是老板请来的真农民工,专把地上大的捡走卖个好价钱,然后剩些小的给我们玩。

就这样辛苦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捡了整整5磅的栗子,分一点给朋友,自己还能吃好几顿。虽然价格比超市更贵,也很吃力,但是这也是一种新的体验,感觉很值得。

Windows 10疑难杂症:鼠标唤醒睡眠无法关闭

Mei的Alienware有个令人抓狂的问题:每次睡眠以后,移动鼠标便会唤醒主机。即便在Device Manager里将mouse的Wake the computer禁止,还是照旧。

今天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原来还有个地方,需要同时禁用键盘的Wake up。更诡异的是,她的电脑,共有3个Keyboard,而且必须禁用前两个(这两个都是鼠标?为什么会有两个?而且为什么两个必须同时禁用?),而将第三个启用(第三个是真键盘),才能解决问题。

小新13Pro-AMD 3550H版,安装最新AMD驱动后,启动休眠及其缓慢的解决方法

前段时间,小新13Pro突然遇到了问题,每次休眠,都要花上两三分钟时间,我甚至重装了系统,问题仍然存在。google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新版AMD驱动惹的祸。在装完驱动后,需要前往Device Manager,找到AMD Audio CoProcessor,并在属性页”Roll Back Driver”。也不知道这个AMD Audio CoProcessor到底是什么鬼。

iPhone一键拨入conference call

WFH了半年多,每天都要打conference call,每次都是手动输入meeting number。最近才发现,原来iPhone可以设置一键拨入conference call。

假定phone number是888-123-4567,meeting number是987654,那么只需要在联系人号码里输入8881234567,987654#即可。这里的逗号,代表pause的意思,就是拨完phone number,接通后,停顿一下,再输入后面的meeting number。

垃圾windows 10莫名其妙进入睡眠

每次只要闲置两分钟,机器就自动进入睡眠。在Power Options里面改了半天,还是搞不定。

研究了一下,原来,是System unattended sleep timeout这个垃圾惹的祸。更垃圾的是,windows默认还不让你改它的值。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首先,进入注册表,找到:Computer\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Control\Power\PowerSettings\238C9FA8-0AAD-41ED-83F4-97BE242C8F20\7bc4a2f9-d8fc-4469-b07b-33eb785aaca0

将Attributes值从1 改为2:

接下来,就能在Power Options里面狂操System unattended sleep timeout这个垃圾了:

Golden Season of the Golden State

想去Eastern Sierra看加州的秋色,已经有好几年了,只是之前几年一直都有“更好”的选择,比如New England、Alaska,又比如科州Aspen,所以一直没有成行。

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肆虐,胆小的我们没敢坐飞机出门,于是Eastern Sierra自然成了今年赏秋的首选。也是由于新冠,Yosemite实行了预约制度,而我没有做好功课,因此理所当然地没能预约到周六的pass,所以只能绕道北上,从Stanislaus National Forest穿越。而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带了全套的露营设备(防潮垫+睡袋),打算在Hotel就打地铺睡。

Day 1:

周六一早,不到6点,天还没亮,我们就早早出门了。这一天原先的计划是中午时分先去June Lake Loop探个路,看看今年秋色如何,如果还不错的话,第二天一早可以来这里看“日出”;接下来去McGee Creek,据说这里也是赏秋的热门景点;最后,日落时分去Convict Lake看日落。

一路上,Mei的兴致不高,除了被日出的朝霞所感动,一路都在瞌睡中度过。一是因为之前去过的地方秋色实在太美,二来这一路真的没看到什么眼前一亮的色彩。

好不容易路过三三两两几颗黄了的白杨树,我兴奋地急刹了车,狠狠拍了一通。我开玩笑地和Mei说,也许这几棵树就是我们这次出行的高光点了。

翻过Sierra Range后,我们突然意识到,整个地区都被附近肆虐的Creek Fire熏的烟雾缭绕,一片灰蒙蒙。原来就不高的兴致,更是落到了最谷底,甚至一度有直接折返回家的念头。但是抱着到“来都来了”的人生信念,也只好硬着头皮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万一”过一会烟散了呢?

June Lake:

June Lake其实并不单单是一个湖,而是一个挺热闹的小镇。我们在湖边的一个关闭了的Campgroud边停了车,下车走了走。虽然空气很差,弥漫着呛人的烟味,但是秋色还算美好,虽比不上我之前攻略上看到的美景,但也勉强及格吧。

漫步到湖边,遇到两只鸭子在水里觅食,看到我们一点也不害怕,居然还朝我们游过来,上了岸。我突然好饿,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McGee Creek:

McGee Creek其实是一条hiking trail,人不多,停车场却挺大。我和Mei在trail上稍微走了一会,来到一条小溪边,我支起三脚架,拍了几张流水的照片,便返回了。如果空气好的话,这里应该还是很美的。停车场边上,还有一条小路通向小溪,我在这里拍到了今天最满意的一张照片。

鉴于空气实在太差,我们取消了前往Convict Lake的计划,而是改道直接前往位于Bishop的旅馆。忘了说了,通往McGee的路,十分狭窄,很多地方只能由一辆车通过,所以一路会车让车,非常辛苦。沿着395公路,一路向南,空气变得越来越差,远处的群山,渐渐地连轮廓都被烟雾所隐去。

Bishop: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Bishop,原以为是和Mono一样的小小的小镇,没想到却是非常热闹,一路开过,路边不少旅馆和餐厅。

在旅馆check-in完毕,稍微休息了一下,看天色尚早,我和Mei便去到附近的社区公园逛了一圈。公园还不小,有个大大的湖,湖边许多鸭子在吃晚饭,我心中那个大胆的想法再一次冒了出来。

第一天,在两块KFC吮指原味鸡下肚之后,便匆匆结束。希望明天空气质量能够好转。

Day 2:

第二天的第一件事,和旅游无关,因为我5点起来看了F1纽伯格林站的比赛。看完比赛已经7点半了,叫醒了Mei。我们商量后决定,打包行李,不多住一天了。

出了旅馆,似乎觉得空气质量好像改善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但是远处的群山,居然都能看见了。

修改后的第二天行程是:先去Lake Sabrina,再去North Lake,时间允许的话,最后去Convice Lake。下午的安排是去Yosemite附近的Saddle Bag Lake Hiking。然后就回家了。

Lake Sabrina:

Lake Sabrin离Bishop不远,30来分钟的车程。在半路,我们误打误撞,发现一片小水塘。原来这里是一个resort,居然住了不少游客呢。水塘很小,但也很平静,岸边长了一小片白杨树,已经零零散散的变黄了。我在水塘边咔咔咔拍了不少倒影 ,心想着如果接下来的景点还是不理想,那这也算是个勉强及格的交代。怎么突然有种在Maroon Bells的感觉?

完成支线剧情,我们回到主线。

Lake Sabrina是个很热门的景点,还没到湖边,就看到路边已经停了不少车。于是我也心急的开始找起车位。这时候Mei建议说,要不然还是再往里开一下,也许里面还有空的车位呢。于是我们便跟着前面的车,一起往里开去。果然,在湖边还有两片停车位,我们也顺利找到了车位。

这里的秋色,可以说已经是peak了,如果再晚一周来,可能就要凋谢了。另外,早晨空气质量的改善并不是错觉。蓝天,流水,黄叶,我再次拍到了满意的照片。

North Lake:

当你以为Lake Sabrina已经是此行的亮点,那你就错了。North Lake是个人流稍少,但是景色绝美的湖。North Lake离Lake Sabrina不远。从Lake Sabrina开出来没多久,一条小路左拐开10来分钟。我们并没有开到GPS导航的North Lake终点,而是在路边靠湖近的地方找了个空位停了车。走到湖边,便被对面一片金色的白桦树和他们在水中的倒影所惊呆了。此时的光线正好合适,风也不大,湖面比较平静,我用4-5秒的曝光时间,便能很好地捕捉到湖面上金色的倒影。我和Mei一致认为,如果照着GPS开到底,也就是在湖对面看过来,不一定有这么美。

Convict Lake:

当你以为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既然North Lake比Lake Sabrina美,那Convict Lake理当更值得期待,那你又错了。来到Convict Lake,迎接我们的是大批的游客,以及溢出的停车场。我开着车饶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一个停车位;同时我也发现,Convict Lake并没有传说中的这么美,也许是因为湖面风比较大,没了倒影,也许是因为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没能赶在清晨和黄昏的golden hours,总之,我们一致认为,没必要再这里多浪费时间。

离开Convict Lake,我们直奔下一个目的地:Saddle Bag Lake。

Saddle Bag Lake:

去Saddle Bag Lake,并不是因为它的秋色。而是之前我看帖子时,被别人看到的的蓝天白云的倒影所吸引。Saddle Bag Lake距离Mono Lake不远,在到湖边停车场之前,要开上一大段非常颠簸的土路,颠簸到我一度担心车胎会被四处散落的尖尖的碎石所扎破。好在有惊无险来到了湖边。这里要说一下,其实我之前想看的湖,并不是Saddle Bag Lake本身,而是需要从Saddle Bag Lake起hike不少路,才能到达。

但是因为我功课做得不够充分,误以为Saddle Lake Bag就是我想看的湖,自然是与期望落差不小。于是我们在这里没有花上太多时间,只是在湖边稍稍走了走了,便离开了。

由于此时时候尚早,于是我们临时添加了一个目的地:Mono Lake。

Mono Lake:

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来Mono Lake。几年前的夏天,我们便来此处住过两晚,并在湖上划了独木舟。因此Mono Lake对我们,吸引力并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回家,又嫌早,而且本着“来都来了”的态度,我们觉得再访Mono Lake,看看那些矗立千年的tufa,不失为打发时间的好选择。

轻车熟路来到South Tufa,却被一道警戒线挡住了去路。虽然此路禁止通行,但是附近还是停了两三辆车,我们怀疑还是有人步行进入。但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来过,就不冒吃罚单的风险,贸然进入了。

回家:

在手机上设置了家里的地址,并且选择了绕开Yosemite的路线,我们踏上了回家了征途。

Mono Lake tufa:

当你以为这就结束了,那你就错了。在经过Mono后,Mei注意到有一条小路可以下到湖边。于是我赶紧在前边找了个turn out停车,观察两边没车后,做了个U-turn,沿着小路,开到了湖边。原来这是一个叫Mono Lake Tufa State Natural Reserve的公园。停车场可以直接步行到湖边,与tufa“近距离接触”。在湖边,带着口罩还是能闻到湖面散发出的臭皮蛋的味道。虽然很臭,但是却很美。湖面及其平静,从水面矗立而起的tufa,在湖面形成了神奇的倒影。

欣赏完Mono Lake的tufa,我们就真的要踏上归途了。看着导航上剩余5小时的trip time,我感到了些许崩溃。而让我坚持下去的,是赶快回家,好好欣赏这一天拍摄成果的动力。

回到家,已经是八点多了。今天一共赶了近400迈的路,耗时近8小时。

虽然这次出门才两天,但是我们都觉得好像离家好久了。尽管累得瘫坐在了沙发上,但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的出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