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旱灾,您捐了没?

奥运420亿美金、60国庆开销…不明,反正上了百亿、世博4000亿RMB、09年全国新开工高速公路计划总投资约7000 亿元,沪杭磁悬浮上千亿只为节约十分钟 最后,给水深火热中的西南五省下拨抗旱经费-… 1.55亿元

No Hami Melon!

哈密瓜滚出上海! 今天在来福士,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原来是一个小姑娘的手机被几个哈密瓜给偷掉了。 年关了,哈密瓜都要出来碰运气了,只是不知道这时候我们那些英明神武的警察叔叔们,都在干些什么。

[转]韩寒: 重大好人好事

(2008-11-23 02:29:34) 昨天受到一个朋友的邮件,有些问题很有意思,我帮着回答一些 1:国际原油最高的价格到过接近150美元一桶,但是现在已经50美元了,按道理说应该要跌到三块多钱一升,为什么国内的油价还不降? 回答:估计是150的时候囤太多油了,结果没涨到250。 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为我们都在献爱心,这样会舒服很多,油价只要坚挺一天,政府就能多赚几十亿,油价坚挺几个月,汶川就建设好了。所以,没有捐款的朋友也不用内疚,你以为你能不捐款麽,在不知不觉中,你早就捐了。所以,大家就全当自己升华了吧。 2:为什么中石油和中石化都说他们旗下的很多炼油厂亏损了? 回答:这就好比房地产商卖楼每年赚十亿,但是提供给小区里的免费班车每年要亏损十万,我们指责房地产商暴利,房地产商解释说,我们哪里暴利了,你看,连我们楼盘的班车每年都是亏损的。 3:没有车是不是就和燃油税没有关系? 回答:不是,自己想。 4:为什么政府老是拿中产阶级开刀? 回答:因为政府不能拿穷人开到,穷人一穷二白,穷凶极恶,没有油水而且危险,政府也不能拿有钱有势的开刀,因为他们一想,咦,这不就是我们自己麽,所以只剩下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了,他们钱不多,但基数大,而且有拥有一定的物质,害怕失去,所以操作起来很安全。 5:据说要费改税,以前的养路费什么的都变成燃油税,你觉得我们是合算还是不合算。 回答:从长远来看,越重的苛捐杂税,越沉重的人民负担,越不合理的政策,越荒谬的管理,对于这回答:我们的政府虽然对外比较颓势,但在对老百姓做生意方面很有能力的,所以你要看看,你的身份是什么,如果你是个平民,那你基本上是不可能合算的。这个的改革并不能称之为费改税,只能称为费加税。你的养路费只能少交1200元,其他的都是不减免的,包括小小的车船税或者高速过路费甚至国道费等,虽然有关部门宣称,将取消公路养路费、航道养护费、公路运输管理费、公路客货运附加费、水路运输管理费、水运客货运附加费等六项收费,但说实话,我开了十年车,基本上后面五项没有见到过,如果你不经常在水里开车的话,我想后两项你应该也没见到过,所以,你肯定会亏的。 比如上海,我们通常理解每个月交250,一年3000是养路费,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每个月只有100是养路费,还有150元是公路建设贷款费,所以,你以后还要交1800,如果你一天开几公里,一年只开两三千公里车,我相信你会赚到政府大概一位数到两位数左右的便宜的。 6:有民意调查说有74%的人支持燃油税改革。 回答:这就是现在的政府和以前的政府不同的地方,以前政府做事,从来不问民意,现在政府做事,自己制造民意。 7:燃油税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回答:从长远来看,越重的苛捐杂税,越沉重的人民负担,越不合理的政策,越荒谬的管理,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其实都是好事。

为了忘却的纪念

闹运会闹完了,次级贷亏光了,周老虎判刑了,喝牛奶结石了,桔子里生蛆了,512半年了。。。 有谁还记得去担心灾民们有没有受冻?有谁还记得那一幢幢倒塌的豆腐渣教学楼?有谁还记得红十字会订购的天价帐篷?有谁还记得善心人士一共捐了多少钱,多少物,又有多少钱,多少物,去了该去的地方?

我说涨涨涨,涨你妈个B

[quote] 东方网记者吴颖、王霖、实习生孙晓菲11月7日报道:经市政府同意,上海市居民用户燃气价格调整方案于11月10日正式实施。本次调价取消了居民用户人工煤气超基数优惠价格,调整后的人工煤气价格为1.25元/立方米。天然气价格则从原来的2.10元/立方米调整为2.50元/立方米。[/quote]

‘This is your victory,’ says Obama

Obama: Hello, Chicago. If there is anyone out there who still doubts that America is a place where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who still wonders if the dream of our founders is alive in our time, who still questions the power of our democracy, tonight is your answer. It’s the answer told by lines that […]

少年中国说/梁启超

少年中国说/梁启超  (一九○○年二月十日)   日本人之称我中国也,一则曰老大帝国,再则曰老大帝国。是语也,盖袭译欧西人之言也。呜呼!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梁启超曰:恶是何言,是何言,吾心目中有一少年中国在!   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老年人常多忧虑,少年人常好行乐。惟多忧也,故灰心;惟行乐也,故盛气。惟灰心也,故怯懦;惟盛气也,故豪壮。惟怯懦也,故苟且;惟豪壮也,故冒险。惟苟且也,故能灭世界;惟冒险也,故能造世界。老年人常厌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厌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可为者;惟好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不可为者。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侠;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戏文;老年人如鸦片烟,少年人如泼兰地酒;老年人如别行星之陨石,少年人如大洋海之珊瑚岛;老年人如埃及沙漠之金字塔,少年人如西伯利亚之铁路;老年人如秋后之柳,少年人如春前之草;老年人如死海之潴为泽,少年人如长江之初发源。此老年与少年性格不同之大略也。梁启超曰:人固有之,国亦宜然。   梁启超曰:伤哉老大也。浔阳江头琵琶妇,当明月绕船,枫叶瑟瑟,衾寒于铁,似梦非梦之时,追想洛阳尘中春花秋月之佳趣。西宫南内,白发宫娥,一灯如穗,三五对坐,谈开元、天宝间遗事,谱霓裳羽衣曲。青门种瓜人,左对孺人,顾弄孺子,忆候门似海珠履杂遝之盛事。拿破仑之流于厄蔑,阿剌飞之幽于锡兰,与三两监守吏或过访之好事者,道当年短刀匹马,驰骋中原,席卷欧洲,血战海楼,一声叱咤,万国震恐之丰功伟烈,初而拍案,继而抚髀,终而揽镜。呜呼,面皴齿尽,白头盈把,颓然老矣!若是者,舍幽郁之外无心事,舍悲惨之外无天地,舍颓唐之外无日月,舍叹息之外无音声,舍待死之外无事业。美人豪杰且然,而况于寻常碌碌者耶!生平亲友,皆在墟墓,起居饮食,待命于人,今日且过,遑知他日,今年且过,遑恤明年。普天下灰心短气之事,未有甚于老大者。于此人也,而欲望以拏云之手段,回天之事功,挟山超海之意气,能乎不能?   呜呼,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立乎今日,以指畴昔,唐虞三代,若何之郅治;秦皇汉武,若何之雄杰;汉唐来之文学,若何之隆盛;康乾间之武功。若何之烜赫!历史家所铺叙,词章家所讴歌,何一非我国民少年时代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之陈迹哉!而今颓然老矣,昨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处处雀鼠尽,夜夜鸡犬惊;十八省之土地财产,已为人怀中之肉;四百兆之父兄子弟,已为人注籍之奴。岂所谓老大嫁作商人妇者耶?呜呼!凭君莫话当年事,憔悴韶光不忍看。楚囚相对,岌岌顾影;人命危浅,朝不虑夕。国为待死之国,一国之民为待死之民,万事付之奈何,一切凭人作弄,亦何足怪!   梁启超曰: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是今日全地球之一大问题也。如其老大也,则是中国为过去之国,即地球上昔本有此国,而今渐渐灭,他日之命运殆将尽也。如其非老大也,则是中国为未来之国,即地球上昔未现此国,而今渐发达,他日之前程且方长也。欲断今日之中国为老大耶,为少年耶?则不可不先明“国”字之意义。夫国也者,何物也?有土地,有人民,以居于其土地之人民,而治其所居之土地之事,自制法律而自守之;有主权,有服从,人人皆主权者,人人皆服从者。夫如是,斯谓之完全成立之国。地球上之有完全成立之国也,自百年以来也。完全成立者,壮年之事也;未能完全成立而渐进于完全成立者,少年之事也。故吾得一言以断之曰:欧洲列邦在今日为壮年国,而我中国在今日为少年国。   夫古昔之中国者,虽有国之名,而未成国之形也,或为家族之国,或为酋长之国,或为诸侯封建之国,或为一王专制之国。虽种类不一,要之,其于国家之体质也,有其一部而缺其一部,正如婴儿自胚胎以迄成童,其身体之一二官支,先行长成,此外则全体虽粗具,然未能得其用也。故唐虞以前为胚胎时代,殷周之际为乳哺时代,由孔子而来至于今为童子时代,逐渐发达,而今乃始将入成童以上少年之界焉。其长成所以若是之迟者,则历代之民贼有窒其生机者也。譬犹童年多病,转类老态,或且疑其死期之将至焉,而不知皆由未完全、未成立也,非过去之谓,而未来之谓也。   且我中国畴昔,岂尝有国家哉?不过有朝廷耳。我黄帝子孙,聚族而居,立于此地球之上者既数千年,而问其国之为何名,则无有也。夫所谓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者,则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产也;国也者,人民之公产也。朝有朝之老少,国有国之老少,朝与国既异物,则不能以朝之老少而指为国之老少明矣。文、武、成、康,周朝之少年时代也。幽、厉、桓、赧,则其老年时代也;高、文、景、武,汉朝之少年时代也,元、平、桓、灵,则其老年时代也。自余历朝,莫不有之。凡此者,谓为一**之老也则可,谓为一国之老也则不可。一**之老且死,犹一人之老且死也,于吾所谓中国者何与焉?然则吾中国者,前此尚未出现于世界,而今乃始萌芽云尔。天地大矣,前途辽矣,美哉,我少年中国乎! 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捕蛇者说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即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WTF

早上睡梦中被直升飞机的巨响吵醒,感觉就像是在头顶上盘旋的样子,前后几分钟先后飞过两架。。。震的窗子都在抖。。。 妈的搞什么啊!Shit!

管我鸟事,我是出来做俯卧撑的

[王兴正]: 现已查明:2008年6月21日20许,李树芬与女友王某一起邀约出去玩,同李树芬的男朋友陈某及陈的朋友刘某等吃过晚饭后,步行到西门河边大堰桥处闲谈。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 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刘见状立即跳下河去救李树芬。王某急忙打电话给陈某,并大声呼叫救人。陈立即返回河边,跳下河中帮忙施救,陈见刘已体力不支,便用力先将刘拉回岸上。王某、刘某随即报警,并打电话通知了李树芬的哥哥李树勇(1989年12月9日生,瓮安县第二中学高三毕业生)。[20: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