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想啥说啥

第一次用眼科保险VSP

新工作的单位提供了VSP眼科保险(自己每个月付大概$15块钱),趁着2021年的benefit过期之前,买了点东西。

首先是给Mei买了隐形眼镜,90粒的日抛型,原价$200,保险后自付$20。

接下来给自己在Jins配了一副眼镜,今天收到了报销的钱。

眼镜一共是$120,报销了$105,实际上自费$15。

总体下来,一年付不到200块钱,得到近$300的优惠(还不算免费的视力检查),还是很值的。今年准备帮Mei也在Jins上配一副眼镜,这样算下来,就更划算了。

Delta的credit延期了(长舒一口气)

去年秋天的Alaska之行取消之后,买的Delta的机票退了credit,原本是到今年(2022)年底到期的。

这几天正愁着呢,眼看着Omicron variant肆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会坐飞机出行。今天就收到了Delta的邮件,说是credit延期到明年(23年)底了。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下有近两年的时间用这300多块钱了(关键是我们这是UA的Hub,我又有United的信用卡,所以出行能坐UA我们基本都尽量坐UA)。

不过进Delta官网查询,现在的到期日期还是2022年年底,可能是还没来得及更新吧。

夏威夷一周游

夏威夷真是个特别的地方。不同的沙滩,有不同的风情,就连我这个对海岛沙滩并不感冒的人,都大为震撼。

原定的计划是11号下午到Kona,然后在Kona玩到15号再去大岛,最后18号回家。但是出发前一周,由于误信了天气预报的谣言,以为Kona的天气不好,所以临时改了形成,将Kona从4天半缩短到了2天半,周一便离开。这样一改,导致Kona的好几个沙滩和景点都没有去成。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在大岛基本上算是玩够了,以后再去Hawaii的话,就可以集中注意力到其他岛了。

Upcoming Travel Plans

首先是坏消息:原本特别期待的Alaska Trip很遗憾地取消了。因为global warming的关系,Denali的公路因塌方而被关闭。我是一大早(6点)睡眼朦胧地在手机上看到新闻的,由于担心我们买的Delta的机票不能退款,所以想在手机上试一下,看看能不能退。谁知道鬼使神差地,一步一步next点下去,最后居然取消了(退了voucher)。我还以为最后有大大的CONFIRM之类的呢!如果重新买票,两个人要贵100刀。在向Mei承认错误后,无奈地取消行程了(其实本来Denali Lottery抽中就是我们此行的决定性因素,如果不能开了,那干脆不去也是合情合理)。

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在9月底的Colorado之旅。幸好我好几个月前就有先见之明,提前预定了几个特别热门的酒店,所以剩下的是需要订机票和租车就ok了。科州的秋色,是我亲眼所见过的最美的之一,唯一能与之媲美的,可能也就是北疆了。

DateDayDistancePoints of Interest/Activities
9/24FDenver1h/50miWalmart: 7700 W Quincy Ave, Littleton, CO 80123
9/25SDenver to Aspen3.5h/160miKenosha Pass
Twin Lakes Visitor Center
Independence Pass
9/26SAspen to Telluride (via 133 then 92)4.5h/200miMaroon Bells @8:45
Dallas Drive
9/27MTellurideTelluride downtown
Last Dollar Road
9/28TTelluride to Crested Butte7h/400miHighway 550 Million Dollar Highway (Ouray to Silverton)
Wolf Creek Pass
9/29WCrested Butte4.5h/230miKebler Pass

再接下来,还有12月初的Puerto Rico之旅。目前所有的行程已经安排妥当,大多数可退的酒店、租车、活动也已经订下了。如果到时候疫情有所好转(最起码不能恶化),那应该能够顺利出行。

最近一周的收获

值得一提的是阿拉斯加航空玩具总动员涂装,以及UA的大陆航空复古涂装。

此外,就是阔别已久的波音747-8了。这也许是疫情爆发以来,在SFO降落的最大的客机了。虽然早些年,回国坐的都是UA的747-400,并且对其恨之入骨(吵、客舱老旧、没有椅背娱乐设备),但是不得不承认,747系列是最漂亮的波音客机,没有之一。

剩下是其他一些有的没的,包括“臭名昭著”的波音737 Max 8,以及第一次拍到的空客A330。

最后,希望BA在11月会在SFO和LHR之间重新启用A380的传言,是真的。

Daniel Ricciardo, such a let down!

即便赛车在第一圈的事故中受损了,但是也不至于跟了Williams这么多圈都超不过吧?看看Verstappen的红牛,侧边扰流板和底板都坏成那样,还是一路超回了积分区。另外就是车队策略,让Daniel那么早进站,然后跟了慢车那么多圈却啥都不作为。反观Verstappen,果断多进一次站,靠着轮胎的优势完成了超越。总而言之,一场比赛两辆赛车一分未得,实在是令人失望。

最近的一些收获

最近鸟枪换炮,从Olympus EM5-II + M.Zuiko ED 40-150mm F/2.8 + MC14升级到Sony A7III + Tamron 200-500mm,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一开始拍的很挣扎,可能是因为之前Olympus防抖太强大,又或者是M43的景深加持,所以用新镜头的出片率极低,绝大部分,不是手抖了,就是对焦虚了。接连拍了几次,才慢慢掌握了窍门,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快门速度;其次就是不能依赖SONY的区域自动对焦,而是必须用点对焦。

先来几架特别涂装版的(这里不得不自夸一下:昨天运气特别好,一下子等来三架稀客:EVA的双子星、ANA的R2D2,以及United的Star Wars。最重要的是,每一架都拍到了比较sharp的片子,就等于以后不用特地为了他们而赶去拍了):

接下来是普通版的大飞机:

相机包-左开口还是右开口?

刚才在Youtube上看到了Shimoda的创始人Ian Millar发布的新视频,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最新的相机包选择了右侧开口。

我现在用的最多的,是2年前买的Wandrd Prvke 21L相机包。在购买之前,我观看了至少有20多个评测视频,几乎是一致好评,于是我没多犹豫便入手了。然而,用了没多久,我就发现,这个包的侧开是在左边的。因为一般人都是右手拿相机,所以左开口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用的时候就发现,左开口的话,最后一步是要把右肩带背回肩上,而这时候,因为右手已经拿了相机了,所以同时还要背肩带,会非常不方便。我很吃惊这么多的评测,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到这个这么明显的问题。花里胡哨的东西搞了一大堆,却连最最基本的用户友好度都做不好,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而这次Ian的这个视频,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重视这个小小的细节。上周,我刚好在kickstarter上back了一个他们新出的相机包,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取消,现在不纠结了,单单为了这个细节,我也决定支持他们一把。

Apparently, Jeep hand wave is a thing.

这次出游,租车公司给了一辆吉普牧马人,可把我高兴坏了。

在黄石开的第一天,就发现不少对面错车的牧马人车主会比类似于✌的手势。我一开始没放在心上,后来才想到这可能是牧马人车主间打招呼的一种方式。回hotel后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果然是这样。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作为一个“假冒”牧马人车主,每次遇见对面的牧马人和我打招呼,我也会同样地回应。

经过近一周的观察,我发现,男车主打招呼的概率大大高于女车主,同时年轻人也比老年人的概率大很多。大多数人只是用扶着方向盘的手比出类似✌️(此时大拇指也会伸出)的手势,但是也有更热情奔放的,会把手举出天窗,甚至还有把手伸出窗外打招呼的。

Rental Car headlights

晚上在机场等租车公司Shuttle的时候,有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好多从租车公司开出来的车,都没有开大灯。

我之前租车的时候,也犯过同样的错,因为开自己的车,大灯总是auto档,从不需要手动控制,但是租车公司喜欢把大灯调到off档。提了车急着赶路,没注意的话,就会忘了开大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