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02013
 

今天,我的人生总算完整了:手机被抢,坐了警车,指认了犯罪嫌疑人,去了警局录了口供,最后还去医院缝了六针。。。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下班,我和往常的周五一样,来到我家不远的kfc,点了个套餐吃,一边吃一边和朋友发短息聊天。吃着吃着,有个黑妞走过来问我现在几点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把抓起我的手机就往外跑。。。我一下子惊呆了,连忙起身追了出去,在出门的时候,她的两个朋友中的一个挤了我我一下,导致我失去重心,把大腿给拉伤了,不过我还是继续追了出去,因为大腿拉伤,所以最后不小心自己摔倒,磕破了下巴。。。眼看女贼已经跑远,我准备放弃,回到Kfc。。我这才想起来我的电脑包还在哪里呢。。。走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女贼的两个同伙,于是我上前揪住其中一个,但是她还在装傻,不停地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我原本想把她揪回kfc然后报警,但是这时候我看到马路对面有个黑人男性准备过马路朝我们跑来。。我一下子不清楚状况,怕是她们的同伙,就放开了她,自己走回kfc了。回去的时候里面的店员告诉我他们已经报警了,还安慰我说餐厅里有好几个摄像头,肯定能抓到她们的。这时候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才发现下巴被磕破了,流了许多血,不过奇怪的是我居然不觉得疼。。。

过了几分钟,警察来了,还带了一辆急救的救护车。两个警官走到我边上,让我大致描述了一下案发经过,以及嫌疑人的性别,特征和衣着(人的短时记忆是不可靠的,因为我一开始说她穿的是鲜亮颜色的紧身裤,红色或是粉红什么的,但最后事实证明她穿的是深蓝色紧身裤)。然后就带我上了救护车。救护车上的大夫先帮我做了简单的检查(血压,脉搏等等),清理和包扎,然后告诉我我需要缝针,他们可以送我去医院,我也可以自己去,因为不是特别严重。当他们在输入我个人信息和保险信息的时候,警官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已经发现嫌疑人,需要我用find my iphone确认一下,于是我在警官的手机上输入了我的id和密码,结果显示手机居然还开着,离我们只有三个block远。过了一会,警官又问我,他们已经逮捕了三个嫌疑人,问我是不是愿意帮忙Identify是否是抢我手机的女贼。我说当然愿意啦,但是我怎么去医院呢?可不可以完事以后你们送我去医院?或者就把我drop off在医院门口也行。。。其中一个警官抓抓脑袋说,这是个好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把你drop off在医院,然后祝你good luck?我先打个电话问问,要不我们先去指认嫌疑人?我说好啊,于是我就坐上了警车,后排,腿部空间非常拥挤,座椅还是硬塑料的,靠背的地方有凹下去的沟槽,我猜是给被反铐了手铐的嫌疑人放手的。我开玩笑的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坐警车。。。警官回了我一句,幸好不是被铐了手铐的。。。

于是他们开车带我去了边上一个小路,停在路口,告诉我嫌疑人会被一个一个带过来让我辨认,我只需要坐在车里,他们会离我20到30英尺远,又跟我解释了一大堆东西,意思估计就是确定就说确定,不确定就说不确定,不要冤枉了无辜,也不要放过坏人。于是嫌疑人被便衣警员一个一个带到路口,前两个我没办法确认,因为我压根就没关注过她们,最后一个就是抢我手机的黑妞,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她穿着非常紧身的紧身裤,头上还带着一个罩住头发的网兜,看着她哭丧这脸的样子,我非常确定的说,我百分之一百确定这就是抢我手机的人,她的紧身裤,头上的网兜还有nike跑鞋都非常确定。于是车里的警官跟便衣警官说了几分钟话,又转过身问我是不是愿意去警局喝口茶,会有investigator给我录口供,结束之后他们会安排送我去医院缝针。。我想反正晚上也没事,又没去过警局,就答应了。

去警局的路上,我好奇地问警官,你们是怎么发现她们的?驾车的警员指了指副驾驶坐上一个年轻的警员,说是他发现的,他有一双鹰的眼睛。这次真的很幸运,这是我们最近六个月以来第一次追回被抢得手机,同时还逮到嫌疑人。绝大多数情况下,当被害人找到另一台电话报警,然后由接话的dispatcher纪录,转发给另一个dispatcher,在由她通知附近的警车,等到警车赶到案发地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嫌疑人早就逃远了。

开了大概十分钟,我门七拐八拐就开到了附近的一个警局,两位officer带我进了一个类似于会议室的房间,给我倒了杯水。接下来那位"鹰的眼睛"的年轻警官先进来,又让我描述了一下案发经过,然后用照相机拍了我受伤的部位-头上包扎的绷带,擦破的手掌和指关节等等。他说这是为了他自己的report用。我还开玩笑地说,你不会把他们po到facebook上去吧。。你要真po的话,记得tag我一下。。。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期间进来另一个警官,跟我说有个家伙被刺伤了,他们要先去录那边的口供。。。于是我只好坐在那里等啊等。后来我看到我的手机被放在一个证物袋里带了进来,我就问我可不可以用我的手机?但是我被告知暂时还不行,因为那三个女人被怀疑跟今天早些时候一起发生在tenderloin的case有关系,所以他们要采集我手机上的嫌疑人指纹做证据。。。警官又问我,你是不是要给你的亲友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说我可以给我室友打电话,我们是好朋友。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觉得他不会担心我。警官哈哈哈就笑了,他说,那你们肯定不是好朋友。

我觉得我一共大概等了快一个半小时,给我录口供的investigator总算忙完了,拿了个录音笔坐到我边上,开始让我描述,并打断我问一些问题。录了大概六七分钟的样子就结束了,并把手机还给了我。我问他不是号称要采集指纹吗?他说哦对,我去复印一下。。。过了一会回来了,自言自语的说复印不出来,我还是拿相机拍吧。。我心里在想,你妹的,指纹有用复印的吗-_-# 最后捣鼓了半天,估计相机效果e也不好m,这哥们就把手机还我了,还告诉我,有了你的证词就够了,不需要采集指纹了。。拿过手机,我就给我室友chuck打了个电话,我问chuck你猜我在哪里?他开玩笑地问,你是不是又忘带钥匙了?还是你在jail?我说我在警察局。他还不信,后来我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讲述了一遍,他才信了。他又问我要不要找人来接我,我说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

这时候送我来警局的两位警官也回来了,他们已经找了一家附近的医院,准备送我过去。在离开之前,他们还很热心的用我的手机帮我拍了照。来到医院,他们又把我送了进去,和挂号的医生解释了一下我受伤的缘由,就离开了。接下来我就被带到一间房间,先是做常规检查,心跳,血压,体温什么的,一切正常。然哈我被带到一间病房,进来一个护士,让我换上病号装,然后帮我清理了下巴和手上的伤口。这时候医生也进来了,他说你这个需要麻醉,然后我帮你缝合,问题不是很大。。。我这时候怕得浑身在发抖。。好吧,,其实不是怕,只不过还处在shock的状态下。。。打麻药的时候有点疼,像是用针在下巴上扎了两下,麻醉完两分钟,医生就拿起捏子和剪刀,在我眼前chuachuachuachua龙飞凤舞地缝起来,倒还真不觉得疼了。。。最后缝了六针,然后护士帮我把伤口重新用绷带保护起来,又帮我打了一针破伤风针,医生开了点止痛药处方,就完事了。

最后我一个人出了医院,打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家。。。

时候想想,为了个手机冒这么大的风险,完全是得不偿失,谁知道外面有没有她们的同伙,或者她手里有没有刀或者枪。。。但是人在愤怒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太多,我那时候完全没有想到手机,只不过条件发射式的觉得你抢了我的东西,我就一定要把他追回来,结果没想到自己挂彩了。。。

n

Today on history:

  1. 2010:  helpless….(4)
  2. 2008:  诚诚周岁啦~~(0)
  3. 2008:  如果我们大比分战胜巴西队,(3)
 Posted by at 2:17 pm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